今年春尽 杨花似雪

今年春尽 杨花似雪

前几日从睢宁驱车返回双沟,路过王集的梨园时,往路两侧一撇,才惊地发觉梨花已全部凋落,洁白的花瓣与树下的污泥竟难舍难分,树上只留一片翠绿。原本想着得闲时用无人机拍一段梨花满园,竟一拖再拖,错过了花期。又想起学校食堂中午的例汤已经从番茄鸡蛋汤换成了槐花汤,也多了用槐花沾面粉然后上锅蒸熟的名为蒸槐花的小菜。满地的落英与食堂出现的时令菜品,都在提醒我,今年春已尽。

在我的家乡睢宁,向来是没有春秋两季的,倒不是说这片地域违背了地理学,只是冬天之后,没穿几天春装,天气便燥热起来,便又匆匆褪下春装,换上短袖。秋天亦是如此。

每当春尽,都会刮起杨絮,大朵大朵的,在空中飞舞,好似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。看久了,倒有一种置身于二月的清冷感,回过神来,燥热又让人难以忍受。而这种燥热,我在少年时也曾体会。
大概是初中,十四五岁的光景,中午和同学骑车回家,那日阳光很大,照在身上热辣辣的甚至有一点刺挠,数万朵杨花漫天飞舞,阳光倒将杨花照得越发雪白。我与同学从学校骑车,骑到要分别的路口时,每个人的头上都坠满了杨花,我们互相调侃,这叫“白头偕老”。然后,在十字路口分开,杨花依旧雪白,漫无目的地飘啊飘啊。顶着阳光骑车回家的我,热得一头汗。寻一阴凉处,太阳散发出的光热无法抵达,暮春夏初的气温还没有很高,阴凉处倒给人清冷之感。

杨花依旧雪白,漫无目的地飘啊飘啊。而我也马上抵达双沟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7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